Untitled-1

澳洲HomeBuilder计划解析

什么是 HomeBuilder (房屋建筑商) 补助计划?

HomeBuilder是一项限时免税赠款计划,旨在帮助住宅建筑市场度过冠状病毒大流行。

HomeBuilder将向符合条件的自住者(包括首次购房者)提供$25,000澳元的赠款,用于建造新房屋或对现有房屋进行实质性翻新。

获得条件

时间:2020年6月4日 – 2020年12月31日之间签订的建筑合同,在合同日期的三个月内开始施工或翻新。

申请人:是自然人(不能是公司或信托);年满18周岁;是澳大利亚公民;达到以下两个收入上限之一:根据您的2018-19年度或以后的纳税申报表,单个申请人每年$125,000澳元; 或者根据2018-19年度或以后的纳税申报表,一对夫妇每年$200,000澳元。

房屋,建造:建造新房屋作为主要居住地,财产价值(房屋和土地)不超过$75万;或者 大幅翻新您现有的房屋,将其作为主要居住地,装修合同的价格在$15万 – $75万之间,并且您现有的房屋价值(房屋和土地)不超过150万澳元;施工必须在合同日期后的三个月内开始。

常见问题

问:申请人数总量有限制吗?

答:无。HomeBuilder是无人数限制,限时的补助。

问:HomeBuilder补助适用于哪些类型的住宅?

答:所有房屋类型(房屋,公寓,房屋和土地套餐,期房等)均符合HomeBuilder补助的资格,申请人必须签约建造新房屋或对现有房屋进行实质性翻新。

问:我是首置业,可以与其他补助一起申请吗?

答:可以。与首置业补助不冲突。

问:我不是首置业,我可以申请HomeBuilder补助吗?

答:可以。只要您符合资格标准,就可以申请HomeBuilder补助金。但是,HomeBuilder不适用于投资物业或自己作为建造者。

问:我已经拥有土地,但尚未签订建造新房子的合同,我仍然可以参加吗?

答:可以,您需要符合以下条件:

  • 您拥有旧房子(房屋和土地)价值不超过150万,打算拆毁房屋进行重建–这将被视为重大翻新工程,则翻新的合同价格必须为15万至75万之间。
  • 您在2020年6月4日之前拥有空置土地,然后再进行建造,则土地和新建筑的总价值不能超过 75万。
  • 您在公告后购买新土地,然后建造,土地和建造物的总价值不能超过 75万。

问:2.5万澳元的HomeBuilder 补贴,需要缴税吗?

答:不需要。

问:什么类型的翻新可以算?

答:

  • 施工必须由持牌建筑承包商进行。该建商不得与业主存在亲属关系。
  • 翻新工程必须旨在提升住房的活动便利性、安全性和宜居性。
  • 翻新或装修的价格在15万-75万之间。
  • 禁止用于修建泳池、网球场、户外水疗中心和桑拿区、独立式棚屋或者车库。
  • 只能适用于自住房,不得用于投资房。

问:我需要提供什么文件?

答:州或领地税收局将要求某些文件来处理您的申请。预计您至少需要提供以下内容:

  • 身份证明;
  • 合同副本,由您和指定的注册或许可建造商签署并注明日期;
  • 建筑商注册或许可证的副本(取决于您所居住的州);
  • 您的2018-19年度纳税申报表(或更高版本)的副本,以证明您符合收入上限的资格;
  • 文件,例如理事会批准书,建筑合同或职业证明以及土地价值的证据。
  • 您需要提供的文档的更多信息将通过相关的州或领地当局提供。

案例一:首次购房者,购买房屋和土地套餐

艾玛(Emma)和利亚姆(Liam)于2020年9月25日签订了价值$550,000的房屋和土地(House and Land)合同。

利亚姆(Liam)的银行代表夫妇,向相关的州或领地税收局提出申请,以接收HomeBuilder 2.5万澳币的补助。税收办公室进行资格检查,并审查这对夫妇的文件,确认Emma和Liam均为18岁以上的澳大利亚公民。根据其2018-19年度纳税申报表,收入低于20万。合同的价格为55万,低于上限75万澳元。

由于这对夫妇都是首次购房者,艾玛(Emma)和利亚姆(Liam)也可能有资格获得本州的:

首次购房补助金(First Home Owner Grant);

印花税减免(stamp duty concessions);

联邦政府的首自住贷款补贴计划(Commonwealth’s First Home Loan Deposit Scheme);

首自住超级储蓄计划(First Home Super Saver Scheme);

案例二:自住业主,对其房屋进行大整

卡西迪(Cassidy)签订了一份合同,将于2020年12月31日对她的房屋进行大修翻新工程,价值40万。她的房屋价值为$900,000(包括房屋和土地)。

卡西迪(Cassidy)向建筑商支付了1万,于2021年2月2日开始对其房屋进行翻新,卡西迪然后直接向她的州或领地税收局提出申请2.5万的HomeBuilder补助。

税务局进行资格检查:确认卡西迪拥有该物业,是18岁以上的澳大利亚公民,根据其2019-20年的应税收入低于$12.5万。翻新工程的价值在15万至75万之间,她的房屋原价值不到150万。

税务局批准该申请。由于卡西迪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房屋,因此她没有资格获得首次购房者的其他补助计划。

案例三:首次购房者,购买期房公寓(off-the-plan apartment)

首次购房者丽贝卡(Rebecca)签订了一份合同,于2020年10月6日购买价值55万澳元的待售公寓。
丽贝卡(Rebecca)的银行代表她向相关的州或领地税收局提出申请,要求HomeBuilder支付2.5万澳元。税务局进行资格检查并审查Rebecca的申请文件。税务局证实,丽贝卡是一名18岁以上的澳大利亚公民,根据其2018-19年度纳税申报表,应税收入低于$12.5万,且该期房公寓的价值低于75万合同价格上限。
由于丽贝卡(Rebecca)是首次购房者,她也可能有资格获得本州的:

首次购房补助金(First Home Owner Grant);

印花税减免(stamp duty concessions);

联邦政府的首自住贷款补贴计划(Commonwealth’s First Home Loan Deposit Scheme);

首自住超级储蓄计划(First Home Super Saver Scheme);

案例四:拆除并重建现有的房屋

业主、居住者雅克(Jacqui)和亨利(Henry)决定拆除并重建他们现有的房屋。

雅克和亨利于2020年8月24日签订了一份价值40万的建筑合同,要求拆除和重建其现有房屋。当前物业的价值为80万(包括住宅和土地的当前价值)。这对夫妇向建筑商支付了1.5万澳元,以便于9月14日开始拆除并重建。雅克和亨利的银行代表夫妻俩向相关的州或领地税收局提出申请,以申请2.5万HomeBuilder补助。

税务局将进行资格检查,并确认:这对夫妇拥有该物业,为18岁以上的澳大利亚公民,根据其2018-19年度纳税申报表 夫妻两应税收入合计低于20万,现有房屋和土地的价值低于150万。

该建筑合同也在HomeBuilder翻新价格范围内(15万 – 75万),并且这对夫妇已在装修中支付了第一笔进度付款。税务局批准该申请。

由于雅克和亨利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房屋,因此他们没有资格获得首次购房者的其他补助计划。

未标题-1

澳大利亚视频购房兴起

据Domain网站报道,一名澳洲侨民在通过FaceTime看房30分钟之后花630万澳元买下了悉尼上北岸一栋房子。

虽然现在经济状况不明朗,而且看房也因为新冠疫情而受到限制,但这套位于23 Elva Avenue,Killara的六室六卫的房子还是在挂牌出售后一周内被卖出。

在此之前不久,销售中介Lisa Davies以610万澳元的价格卖出了自己位于Killara的房子。 

Davies说:“卖家找到我,问我们能不能找到感兴趣的买家。”她建议私下协商交易,因为现在市场上的房子很少,所以预计需求会很强劲。 

卖家计划到东部城区换小房居住。他们决定在5月16日挂牌拍卖,指引价在580万澳元至630万澳元之间。

但就在几小时内,Davies就收到了很多人的咨询,特别是海外买家。买家预定了虚拟看房。据了解,最终买家是住在台北的一名澳洲侨民,而且她们是第一批虚拟看房的人,通过FaceTime看了30分钟。复活节周末期间,双方通过电话协商了几个小时,最终协商售价630万澳元。 

“买家要到2021年才会搬回悉尼,所以其实还不着急。可是当他们看到这套房子之后还是决定采取行动。他们原本打算在未来1年买房,但现在澳元走低,所以还是先下手。”

Davies表示,卖家对这个结果感到很兴奋。不过她也注意到,在现在的环境下,卖家抱有现实的期待是非常重要的。

未标题-1

维州租金减免方案出炉

维州宣布了5亿澳币租金减免方案,这个方案包括为房东提供高达4.2亿澳币的土地税折扣。符合特定条件的租户提供8000万澳币租金援助。

如果房东向受疫情影响的租户提供租金减免,他们有资格获得25%的土地税折扣,而剩余的土地税可以延期至2021年3月。

维州政府还将帮受疫情影响的房东、住宅和商用物业们渡过难关。政府将为房东支付2000澳币的租金。

在维州政府颁布的1.7亿资金援助计划中还包括了维州政府大楼里的租户将获得租金减免,商户可以申请租金减免,私人房东也同样享有租金减免,符合条件的小企业将推迟缴纳土地税。

举个大家都熟知的政府楼为例:Flinders Street Station内的商户便可在接下来的6个月里直接和政府申请此项租金减免援助。

澳洲银行业协会(ABA)表示,所有受疫情影响的小型企业能够获得六个月的贷款延期偿还,以缓解部分压力。

该计划扩张到了贷款在1000万澳币以内的所有企业,银行称98%企业都可延期还款6个月。

通常情况下,如果未偿还贷款超过14天都将被记录在客户的信用报告中,

但这次暂停还贷的六个月里被银行批准的客户信用评级将不会受到影响。

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您没有和银行申请或者未能得到批准,那么任何错过或延误付款都可能会记录在你的信用报告里。

另外需要提醒各位,在延期期间的未付利息会被加到贷款的本金上,这意味着你也要为未付利息支付利息。

为了弥补这种利滚利带来的影响,CBA银行于4月3日宣布,将向客户一次性支付延期支付6个月的款项。具体支付金额将根据客户的贷款金额和利率确定。

最新出炉的补贴是为求职者(JobSeeker)和留职者(JobKeeper)颁布的‘疫情补贴费(coronavirus supplement)’。

求职者的补贴金额为每两周$1,100(其中的$550由4月27日开始发放的为期六个月的疫情补贴)。福利还将包括享受房租补助,能源补助,医疗补助和家庭税务福利! 

留职者每两周补贴额度为$1,500,将会从3月30日开始计算并在五月第一周开始发放为期六个月的补贴,比求职者足足高出$400!这个款目高达1,300亿澳元,补助期最长达到6个月。

这些针对个人及家庭的经济援助是维护澳洲社会正常运作的关键。相信在未来几周,莫里森政府会发布更多经济援助计划来帮助居民渡过难关。

未标题-1

澳洲经济正进入“冬眠”

能源使用、交通拥堵、消费者支出和失业等数据显示,随着社交距离限制措施的生效,澳大利亚的经济活动正出现大幅收缩。 

上周四,每日能源使用量已开始减少,而本周悉尼和墨尔本的交通拥堵较去年平均水平下降了逾30%,Centrelink的网站流量在5天内飙升了500%,关键的搜索词是Jobseeker补助。 

2-3月,澳洲总能源使用量 (蓝色:2019年,红色:2020年)

WattClarity能源分析师麦卡德尔(Paul McArdle)表示,就在上周四,澳大利亚的总能源使用量已经降至50万兆瓦时以下,这“或许”意味着行动限制开始起了作用。 

他说,“能源使用一直与经济增长紧密相关,因此减少能源使用,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表明经济放缓即将到来。” 生活和商业方面均发生巨大的变化,福利和交通拥堵数据也偏离了正常水平。 

根据澳新银行(ANZ)的数据,上周,悉尼的交通拥堵率下降了30.9%,墨尔本下降了31.25%,布里斯班下降19%,珀斯下降15%,阿德莱德下降22.5%。

澳新银行利用卫星导航公司TomTom的数据对数据进行了整理,它预计,本周末的交通拥堵也将出现大幅下降。 

ANZ经济学负责人普兰克(David Plank)表示,“交通拥堵的数据确实让我们非常清楚,经济活动的下降幅度将有多大。” 

截至3月20日的一周,信用卡和借记卡在交通方面的支出下降了7.1%。
航运数据很难获取,但摩根大通(JP Morgan)的最新数据显示,2月份第一周,离开澳大利亚的船舶数量减少了一半以上。 

Centrelink,每日点击量(百万)(蓝色:2019,红色:2020)

失业率,虽然可以根据公司的日常公告进行统计,但最能反映福利需求增长和失业水平的指标之一,是登录Centrelink的网站流量。 

数据分析机构SimilarWeb的数据显示,上周,Centrelink的网站流量增长了500%。SimilarWeb的经理霍奇森(Matt Hodgson)表示,“在过去几天里,我们看到许多政府机构的网站流量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增长,尤其是Centrelink网站。” “通过搜索关键词来获得流量,可以更好地了解公众可能需要哪些支持。

主要搜索词是:‘青年津贴’、‘Medicare’、‘求职津贴’和‘Jobseeker补贴’。” 每周在SEEK发布的招聘广告数量也大幅减少。与去年同期相比,SEEK发布的职位数量下降了41.3%。

随着失业率和被临时停职人数的上升,再加上餐馆和小企业受到更严格的限制,信用卡和借记卡在服务方面的支出也出现了下降,这并不奇怪。 

信用卡、借记卡支出%(蓝色:服务类,红色:商品类)

联邦银行(CBA)和澳新银行(ANZ)每日信用卡和借记卡数据(仅每周发布一次)显示,服务业支出大幅下降。相比之下,商品支出大幅增长,这主要反映在恐慌性购买上。

未标题-11

疫情期间澳楼花买家增多

虽然联邦政府为抑制新冠病毒的传播出台了房地产市场的一些举措,但许房产代理商已成功应对了瞬息万变的环境,房产销售仍然十分活跃。

在线咨询量激增

Pace Development集团的市场总监Ashley Bramich表示:尽管他们的项目展示间比较安静,但买家的在线兴趣却大大增加。

Bramich先生说:“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们在家工作,我们看到了网站的流量大幅增长,不仅是页面的访问量,网站的点击率和页面停留时间都有所增长。”

他还透露:通常楼花的买家他们都希望在COVID-19的危机后他们可以搬入新房。

“很多潜在买家和投资者认为:尽管当下局势严峻,但在未来12-18个月内可以交房的项目仍然是一项很好的投资。”

“通过电子邮件和电话与我们取得联系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会预约1对1 VIP访问展示间,并且热衷于了解关于项目的优惠信息。”

潜在买家拥有足够的时间来寻找房产

高力国际 Colliers International 住宅部董事长Peter Chittenden表示:自我隔离的实施让人们有更多的闲暇时间来寻找房产。

他说:“我们看到了楼花的咨询量明显上升,上周涨幅达63%。但与此同时,上周我们的实地看房预约量减少了33%。”

“这意味着代理商们必须转变营销策略来满足潜在买家的需求。例如在线科技提供出色的视频营销素材,这对于引起人们的兴趣至关重要!”

“我们团队已开始采用新的技术,为买家们提供虚拟VR看房,使其更准确地了解房产的细节。”

在不确定的金融环境下,更多投资者选择房产投资

Chittenden建议:在特殊时期下,相比其他投资方式例如股票、基金等,房产投资是更为安全的方式。

“未来可能面临着一段艰难的时期,我们预期:在其他投资市场出现不规则波动下,房地产市场的吸引力会增加。”

在COVID-19危机后,中国目前的经济反弹可能预示着澳洲房产市场海外投资者将会增加。

“就国际货币汇率而言,澳币兑美元的汇率为0.57比1,这意味着在过去几天如果海外买家在澳洲置业至少可节省12%以上。”

他还表示:尽管疫情危机对全球市场造成了严重影响,但买家们还在继续寻找房产。他鼓励让投资者们加以研究,以便抓住机会,作出明智的选择。

“当人们认为一切已经恢复正常的时候,这恰恰已经错过了最高投资回报率的时机。”

mingming

明明房产二十二周年,感谢有你

1998年3月28日,薛超先生创立了明明房产。本着“明明白白做人,明明白白做事”的宗旨,公司由最初的一家小门面,发展至遍布上海共计150多家门店。并在2017年开设第一家海外分公司 —— 明明房产墨尔本

2020年3月28日,明明房产成立二十二周年啦!

非常感谢一路支持我们的朋友,客人,同事,还有合作伙伴们,有你们,才有明明房产的今天!

很遗憾,出于安全健康的考虑,原定的答谢会不得不延期举办。对所有受邀的朋友们说一句抱歉,待疫情结束,我们再相聚!

也借此机会,想面向墨尔本的华人朋友们,招募独立房产经纪人。

未标题

澳洲人买房更注重什么

一份关于全澳购房者优先考虑事项的调查显示,多达60%的澳人不要大后院,要住在靠近公园的地方。Stockland的研究突显了澳人买房注重的条件正在远离传统后院,这使得占地1000平米的土地在现代郊区都成了稀有物。

该公司2020年的房地产调查发现,六成人宁愿放弃大后院,买一套面积较小、室外空间较小的房子,只求能住在公园和绿地附近。住宅销售总经理瓦宁(Stephanie Vanin)表示,这是一个长期趋势,明智的购房者期望住在便利度高的社区,把重点和价值放在公园和公共空间上。

根据房地产行业协会(HIA)的数据,州府城市房价飞涨和房主生活忙碌,意味着地皮中位面积缩水至441.2平方米,甚至还有小至80平方米的地皮上市。

公寓激增,从十年前仅占新住房存量的12%增至30%。对墨尔本的范斯顿一家来说,买公寓是他们能够买得起房子的唯一办法。现年42岁的范斯顿太太解释道,当时他们租住在墨尔本东南区的一栋排屋,但没有足够的积蓄可以跟上独立式住宅价格上涨的速度。她和39岁的丈夫卢克(Luke)计划购买一间公寓,跟两个孩子一起住。

Stockland的调查发现,买家对周边社区设施的要求变多了。愿望清单已经扩大到:步道更多,马路更少,有社区花园,有娱乐场所。将近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做好了搬到其他州生活的准备,特别是买房压力巨大的悉尼人。32%的受访者表示,搬家理由是想用更便宜的价格买到心仪的房产。

澳大利亚城市发展研究所(Urban Development Institute of Australia)的国家执行主任柯克(Connie Kirk)表示,生活方式的改变使房屋从“城堡变成寓所”,人们优先考虑的是户型大小而非院子大小。“现代人压力更大,起早贪黑工作,所以当他们真的在家…他们只想放松。”柯克说,“所以他们其实也没有时间利用户外空间。”

未标题-1

新冠病毒如何影响澳洲房市

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都是我们经常会讨论的话题,无论是与我们的客户,读者,甚至只是朋友。因为无论您是房东,投资者还是潜在买家,房地产市场都会以某种形式影响您。

自2020年初以来,市场一直表现强劲,上周墨尔本和悉尼的清盘率均达到80%。自2019年以来,一直低迷的房产数量最近也反弹,墨尔本悉尼一周拍卖量分别为约1000和800。

虽然这些迹象都反映澳洲房产市场最近上涨强劲,但冠状病毒将如何影响澳大利亚的房地产市场?

我们最需要注意的是此次疫情对澳大利亚经济的影响。由于冠状病毒似乎正开始在世界范围内传播,很有可能将被宣布为全球大流行病。如果不能迅速遏制,那么对澳洲甚至全球经济的影响将是可怕的。

个人认为,此次疫情,对澳洲房产的影响是好坏参半。短期内中国买家需求下降,长期看,可能会有正面影响。

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报告称,2017/18财年,外国投资从300亿澳币同比下降58%至130亿澳币,为近十年来的最低水平。病毒的不确定性将使情况更加复杂,因此从短期来看,我们可能会看到中国买家的需求下降。
而且当前的旅行禁令限制了许多中国公民进入澳大利亚,特别是国际学生及希望投资澳洲房产的投资客。

另一方面,从长远来看,由于该病毒使人们感受到更多的危机感,因此可能会有更多的中国人想移民海外。如果是这样,我们将在不久的将来看到中国外国买家的强劲需求回潮。但是,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在经济状况不佳的情况下如何限制资金流向海外,以及澳大利亚是否放宽对外国买家的政策。

可惜没有人能够准确预测未来。我们不确定冠状病毒危机将如何在全球蔓延。在危机结束之前,我们也无法完全确定它将如何影响澳大利亚经济或房地产市场。(文章来源:urban.com.au)

未标题-1

墨尔本悉尼房产积极信号出现

最新数据显示,一年前,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折扣达到多年来的最高水平,购房者如果没在那时候逢低买进,恐怕已错失良机。 

但形势已经逆转,卖家已经了解到市场正在好转,打折的独立屋和公寓数量大幅下降。 

Domain经济学家威尔特希尔(Trent Wiltshire)表示,事实上,悉尼和墨尔本被打折房产的数量低至与繁荣时期的水平相当,越来越少的房产需要降价才能售出。 

数据显示,截至1月的12个月里,悉尼打折出售的独立屋数量下降了3.8个百分点,而单元房(公寓)数量则下降了3.9个百分点。 

墨尔本的情况也差不多,打折的独立屋数量下降了2个百分点。

然而,单元房的这一降幅仅为0.5%,在整个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的低迷期间,公寓价格依然保持强劲。 

威尔特希尔表示,这些数据是市场和悉尼、墨尔本自去年以来反弹速度之快的另一个指标。 

2019年1月至今年1月的私人协约销售数据显示,这两个城市的房价都在上涨。 

威尔特希尔说,“整个市场都表现强劲,因为这些数据考虑了中低价位的独立屋和单元房。高端市场仍有更强劲的增长,但价格正在全面涨。” 

经纪人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买家涌入市场,竞争加剧推高了房价。 

新州首席拍卖师帕塔罗(Alex Pattaro)表示,由于买家数量众多,一些卖家甚至在拍卖当日上调了保底价。 

帕塔罗说,“由于买家竞争,卖家倾向于提高保底价,但这可能是一件坏事,因为他们可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价格。” 悉尼LJ Hooker的米切尔(Ben Mitchell)表示,由于买家数量的增加,Baulkham Hills等郊区的场外销售有所增加。 

即使是对需要修缮的房屋来说,房价也在上涨。在Newtown,一套近乎废弃的一居室住宅在周末的拍卖中以111.2万澳元的价格售出,其保底价为87.5万澳元。 

据Domain的数据显示,这桩交易的成交价仅次于悉尼独立屋中位数1,142,212澳元。 在墨尔本,Balwyn North一套需要大修的三居室住宅以204万澳元的价格成交,而保留价为185万澳元,远高于墨尔本901,951澳元的中位价。 

Marshall White Stonnington的邦焦尔诺(John Bongiorno)在谈到此次拍卖时说,“当时竞争非常激烈,共有四位竞拍者。” 鉴于墨尔本市场的变化,其他中介鼓励卖家出售而不是等待观望。 

Kay & Burton Hawthorn的董事帕特森(Scott Patterson)说,市场“明显不同”。 

他表示,“去年,我们向客户建议,如果他们想在市场上出售,那么他们别无选择,只能考虑降低预期。但现在市场又恢复了积极面。” 

较低的利率导致更多的买家进入市场,或重新入市。 

帕特森表示,“我们现在看到投资者回来了,这是一个积极的迹象。”

未标题-1

澳买家难以找到合适的房源

自去年6月房价开始上涨以来,预先批准贷款却未能转换为正式贷款的比例已经翻了一番,原因是在供应持续低迷的情况下,买家难以找到合适的房产。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报道,Digital Finance Analytics汇编的数据显示,全澳抵押贷款承诺但未被转换成合同抵押贷款的比例已跃升至40.38%。其中相当大一部分(14.81%)是由于待售房缺乏。

超过五分之二(42.45%)的悉尼买家未能转换他们的预约贷款,16.42%的买家找不到房产可以购买。

悉尼的首套房买家Luisa Low,在获得抵押贷款预约批准购买一套价值150万澳元的住房后,已经寻找了8个多月,但她的尝试因报价过低而受挫。

她说:“我们在联邦选举前就开始寻找,当时价格较低,我们发现实际上不可能买到任何东西。”

“在过去的3个月里,情况变得更加困难,因为市场上什么房产都没有。”

“我知道很多人都买不到合适的房产,因为在过去的6个月里,我们一直在看房开放日看到一些熟面孔,每个人都在同一条船上。”

“人们越来越绝望,这太疯狂了。”

“我们已经准备好买房,并安排好财务,但几乎没有任何上市房产。如果有新上市的房产,要价就十分荒谬,但最终还是可以被卖掉。”

“这很令人沮丧,因为我必须每3个月更新一次预先批准的贷款。”

对于墨尔本的买家来说,情况也是如此。自2019年年中以来,未被转换为合同抵押贷款的预审批比例升至40.20%。像悉尼一样,这其中近一半(14.76%)是由于缺乏合适的房产。

抵押贷款中介、Shore Financials首席执行官Theo Chambers表示,他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

他说:“我每月发放价值超过2亿澳元的抵押贷款,其中约有一半因待售房产不足等原因无法转换。”

“我从事房贷行业已经10年了,没有看到过这样的趋势。在抵押贷款承诺激增的时候,房产库存水平也越来越低。”

Intelligence Finance的抵押贷款中介Justin Doobov表示,他的预先批准贷款的客户中,大约有五分之一最终没有买房,因为他们找不到合适的房产。

MINGMING REAL ESTATE

墨尔本:Suite 10/333 Canterbury Rd, Surrey Hills, VIC 3127

上海:上海市黄浦区武胜路429弄3号

手机:0433 851 668 电话:03 9830 0621

邮箱:[email protected]

明明地产版权所有©2020     隐私政策    网站设计 : CC Studio